新普京

冀华论坛 Video
Video 冀华论坛
民商论丛丨股权交付标准问题探究
日期: 2019-03-27

民商论丛丨股权交付标准问题探究


摘要:股权是多种权益综合的权利,由于股权性质的特殊性以及股权转让履行过程的复杂性,受让股东何时取得股东资格,股权交付的标准如何界定,司法实践中多有争议。公司内部的股权登记是认定股东资格的直接依据,股东名册作为公司内部股权登记制度中的重大法律文件,应当视为股权完成交付的核心标准。完成股东名册的变更登记,股权交付即告完成。


关键词:股权转让; 股权交付; 交付标准; 股东名册; 变更登记


中图分类号:D92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冀 L1100394(2018) 04-61-04


股权交付是股权转让的一个重要环节,股权交付的标准即衡量股权转让过程中股权何时得以交付的准则。在股权转让的实践中,股权交付的标准基本上涵盖了公司内部股权转移的所有程序,依据《公司法》对公司股东确权的要素可知,股权交付的标准是在股权转让过程中判断股权是否得以转移的重要标志。


在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转让纠纷的司法实践中,股权交付的标准一直都存在争议。法学理论界针对股权的性质、股权的取得分别从《合同法》《物权法》《公司法》等角度进行过多种层次的探讨。对于股权的性质,法学理论界经过长期的推敲与争论之后,认为股权不是物权。对于股权的取得,理论界虽有一部分人支持“内部登记取得”的学说,但因为股权转让的形式多种多样,在司法实践中依然无法对股权取得的标准做出明确的界定。要探讨股权交付的标准,必须要先了解股权转让合同的性质,以及股权在交易中与其他标的物的特殊性。只有充分分析、了解股权交易的各种法律关系,才能得出股权交付标准的结论。


一、厘清股权交付标准的必要性


(一)股权是一种特殊的交易客体


区别于其他交易的标的物来说,股权具有其特殊性。《公司法》将股权、债权等权利定义为“可以用货币估价并可以依法转让的非货币财产”。因此,股权属于“非货币性资产”,不能简单的把股权当做是一种“物”来交付。基于这一规定,法律理论界通常认为“公司股”不是“物”,股权不是“物权”。同时,《民法总则》第60条揭示了法人独立人格的含义,将法人这一组织置于与自然人同等的地位。公司作为企业法人,虽然以营利为目的,但公司同时是社会的成员。股权是一种基于公司存续而存在的权利,因为公司具有财产性和人合性的特点,所以股权这种权利不是多种权益的简单相加,而是多种权益的竞合,是一种综合性的权利。


在此基础上,股权作为一种特殊的交易客体,不能简单套用其他交易物的交付标准来判断股权是否交付,特殊权利的交付应当遵循特殊的规则。厘清股权交付的标准,有利于规范股权这种综合性权利的转移程序,保护股东的利益。


(二)保护公司股权交易安全


股权来源于公司,股权的存在取决于公司的存续与发展。股权的转让意味着原有股东的退出和新股东的加入,是财产性和身份性的综合性转移。[1]股权交易的结果是对公司内部股权的重新划分,虽然并不一定会产生对外的宣示效力,但是对于公司内部股权转移的效果而言,股权交付必须满足一定的标准才能确保股权交易的合法性与有效性。如果不能确定股权交付的标准,对于公司来说,新股东从何时开始成为公司的实际股东就无法确定,公司的股权结构是否发生变更、股东结构是否合法将发生严重争议。公司股权交易的安全得不到保障将会对公司的股权交易秩序造成严重的损害,违背了《公司法》对公司内部股东确权的相关规定。股权发生转让和变更,对公司的生产、经营的稳定而言属于重大不确定因素,将会对公司的经营稳定产生间接影响。因此,厘清公司股权交付的标准对维护社会经济秩序、保护股权交易安全具有重大意义。


(三)保护风险承担者的利益


在股权转让过程中,股权的转移是一个复杂的过程,股权是否交付决定了股权买受人在公司中是否享有相应的权利,因此,股权以什么样的程序和形式交付才能达到股权转移的效果就显得至关重要。现实情况中,股权买受人购买他人的股权,目的是要享有股东权利、参与公司经营、获得财产权益,股权买受人可能从股权转让合同生效时起就已经实际参与了公司的经营,此时,股权买受人就成为公司的风险承担者。在股权尚未进行工商变更的情况下,如果股权出卖人名下的股权因其自身的经济纠纷被司法机关依法查封或执行,而此时,股权买受人已经对公司的经营管理作出了较大贡献,则将会损害股权买受人的利益。除非股权买受人能够证明股权已经实际交付,否则股权买受人作为公司经营的实际风险承担者,不但无法得到股权,还会承担经济损失。股权买受人从什么时候开始确定为公司这种人合性组织的股东,什么时候开始享有经营、决策等权利,承担相应的经营、决策等风险,取决于股权交付的状况是否达到了一定的标准,因此,股权实际交付是保护股权买受人的合法权益的前提,确定股权交付的标准亦成为保护公司经营风险承担者合法权益的重要途经。


二、股权交付标准之争


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转让合同生效后,何时发生股权交付是学界争议非常大的问题之一。[2]在股权转让纠纷的司法实践中,当事人对于股权交付的标准有不同主张,笔者对主流的几个观点展开阐述。


(一)股权转让款支付完毕视为股权交付


目前理论界大多数观点认为,股权转让合同的成立、生效以及履行应当参照《合同法》中买卖合同的相关规定,股权转让款的支付是债权的实现、债务的履行,买受人支付全部对价时,股权即完成交付。这种观点是站在买卖双方交易公平的角度,以期保护出卖人的债权得以实现。在《公司法》对股权转让合同的性质没有做出明确界定的情况下,股权转让合同与其他财产转让合同的性质并无差别。股权转让合同的核心是契约,是基于合同当事人的合意而成立的意思表示。股权转让合同是股东将其在公司中的股东权利让与他人,合同当事人之间即产生了债权和债务。从股权转让合同的本质来说,股权出卖人的合同义务是交付股权,股权买受人的合同义务是支付对价,因此,股权转让合同的法律关系是债权债务关系,股权在买受方支付全部对价时交付。尤其是股权转让款约定为分期付款的情形,股权出卖人会依据《合同法》第一百六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以未取得全部股权转让款为由,主张股权并未实际交付,要求解除股权转让合同,以此来保护自己的债权。


从法律适用层面来说虽然股权转让款的支付与股权的交付属于同一份合同的权利和义务,在一定程度上受《合同法》调整,但是股权转让中关于公司权利的部分应当首先适用《公司法》的规定。司法实践中,股权转让价款的支付和股权的交付在一定条件下不能同时适用《合同法》,即不能把股权转让简单的理解为“卖方交付股权、买方支付对价”。最高人民法院于2017年作出生效的再审裁定,将“股权的交付”与“支付股权转让款”作为两种不同的法律关系予以执行,将股权转让款的支付单独认定为以《合同法》为调整依据的债权债务关系。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法民申1513号裁定书认为,股权的交付应当按照《公司法》中关于股东确权的规定,应当以公司公章、财产权属证等都已实际移交、公司经营风险已转嫁、股东名册真实有效为标准,判定股权已经实际交付,而不应以股权转让款是否全部支付来认定股权是否交付。同时,最高人民法院的相关判例认为,分期付款一般适用于经营者和消费者之间,在普通商品的交易中,不论是一次性付款还是分期付款都可以适用这一法律规定,但是股权转让分期付款合同与一般以消费为目的的分期付款买卖合同有较大区别,股权并非一般的商品,股权的价值归属于目标公司,对股权转让合同不宜简单适用《合同法》第一百六十七条规定的合同解除权。解除合同将不利于维护公司状况的稳定、违反公司人合性原则,因此,股权转让合同一旦实际履行,当事人一方主张解除合同就变得十分困难,即使买受人违反了支付价款的约定也不妨碍股权交付的认定。股权一旦交付,当事人一方不能以对方违约为由主张解除合同,而应当主张其债权的实现。


由此看来,股权转让款是否全部或部分支付并不是判断股权是否已经交付的标准。根据《公司法》保护经济社会交易安全的原则,股权一旦实际交付,则合同的债权债务关系与股权的转移将割裂开来分别执行,即股权不能随意转回,但债权债务却可以继续履行。


笔者认为,这体现了法理上股权的资合性价值与人合性价值的权衡,保护了股权的人合性价值,维护公司运营的稳定,保护股东间的信任关系,从而保证社会经济秩序的稳定发展。


(二)工商变更登记视为股权交付


曾经有学者根据《公司法》第32条有关“股东未登记不得对抗第三人”的规定,主张股权应当于工商变更登记时交付。笔者认为,这一法律规定只能说明工商变更登记系对抗外部第三人的要件,不是股权交付的要件。[3]在公司经营的实践中,公司要想将股权对外转让,须经过法定的公司内部程序。股东转让股权须经全体股东同意后方可执行,因此,在新股东入位、原股东出位的交替过程中,新、原股东权利义务的生成与消灭是经过公司其他股东认可的,即公司认可新股东的股东地位。因此,从股权转让的本质上看,公司内部对新股东权利的认可是股权交付是否成功的第一要件,工商变更登记作为股权转让合同的从义务,只是一种合同约定外的附属义务。当前法学界和司法实践中已经对此达成一致意见,是否进行公司变更登记不影响股权变动的效力,仅具有宣示性效力以对抗外部第三人。


(三)实际享有股东权利视为股权交付


这种观点认为,股权是多种权益综合的权利,在股权转让合同成立并生效后,出卖人将其在股权之上的所有权益一并转移给买受人时,股权才发生变动。实践中,出卖人在股权转让合同成立生效后即将其公章、财务章、法人章、股权收益等权利资料移交给买受人,由买受人全面接手出卖人股权上的所有权益。这种观点基于股权的财产性与人合性竞合的特征,把债权关系与物权关系分离开来,认为股权转让合同是合同之债,只要出卖人将其对公司的经营权、控制权、收益权等所有权利一并交付给买受人,股权交付即告完成。


但这种观点忽略了《公司法》对股东资格认定所作出的外部形式要求,简单的以事实上的交付来认定法律上的交付。首先,《公司法》第73条对公司股东资格变更的内部登记有严格的要求,股东必须严格的遵循公司内部登记的程式制度来认定股东资格,即使股东已经实际掌握股权上的所有权利,但缺少公司内部程式的认定,其在公司内部依然无法拥有股东资格,股权的交付亦无法实现;其次,《公司法》第32条规定工商变更登记是股东资格对公司外部的公示,仅拥有实际控制权而缺少外部公示不能认定其具有股东资格,无法对抗善意第三人。如果股权买受人缺少了股权登记的外部形式要件,将导致其在公司内部和外部对其股东资格的双重否定。因此,以实际享有股东权利作为股权交付的标准,实无依据。


(四)股东名册登记视为股权交付


有学者认为,工商登记对抗主义的制度价值反映交易效率与意思自治立法原则的优先,而公司登记生效主义的制度价值重在保护交易安全。[4]影响公司有效运营的诸多原因中,股东权利的确认是最基本、最重要的,在公司股权对外转让的过程中,股东名册是公司全体股东认可新股和原股东权利义务的书面凭证。由《公司法》第32条规定可以看出,立法要求置备股东名册的初衷可能更多的在于便利公司确认股东身份,是以记名股东为对象,为静态地处理《公司法》中的集团性、持续性法律关系而设。[5]股东名册是《公司法》规定的有限责任公司必备的内部文件,其效力主要及于公司和股东之间的内部认可,同时也作为股权公示的主要依据。因此,只有在股东名册上有记录的股东才会被认可为该公司的股东,预示着其享有公司的相关权益。公司股东以外的第三人否认新股东的权益以工商登记为依据,而公司内部股东否定股东名册上记载的股东之权益的人要承担举证责任。在股权转让实务中,当股权受让人被记载于公司内部登记文件后,出卖人主张股权转回的,一般不会得到支持,此时,出卖人只能请求合同之债的继续履行。


结语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工商变更登记是公司股权转让的从义务,仅是对抗第三人的依据,而股东名册的作用在于调整公司与股东之间的关系,是股东资格被公司接受的依据,公司其他股东不能以工商登记未变更为由否定新股东的权利。无论股权对内转让还是对外转让,股东名册作为公司内部的股权登记制度中的重大法律文件,应当视为股权完成交付的核心标准。完成股东名册变更登记时,股东即取得股权资格,股权交付即告完成。


[ 参见《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指导性案例》,人民法院出版社,2018年版,第211-213页。]?

[ 参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公司法解释(三)、清算纪要理解与适用(注释版)》,人民法院出版社,2014年版,第362页。]


参考文献:


[1]赵威.股权转让研究[M].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7:115.

[2]蔡元庆.股权二分论下的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转让[J].部门法专论.2014,(1).

[3]叶玉莎.论股权变动[J].法制与社会().2017,(2).

[4]马莲.股权变动法律问题研究[D].吉林大学.2014:89.

[5][韩]李哲松.吴日焕译.韩国公司法[M].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229.


推荐视频 / Video More
发布时间: 2019 - 05 - 17
点击次数: 0
「案情简介」有人在小区楼顶上建狗舍养狗,影响了邻居生活,邻居为此多次与狗主人交涉,却遭白眼。张先生所在小区原来是某单位宿舍楼。因为只有这么一栋,所以也没有聘请物业公司。半年前,居住在顶楼的邻居老王一家在楼顶上建起了一座狗舍,并养了两只大狗。一到晚上有点动静,两只狗就大声狂叫,吵得人无法入睡。同样居住在顶楼的张先生不胜其扰,就找到老王,想让他把两只狗弄走,可老王说他占的是自家楼顶,建个狗舍不会影响他人。狗遇到点儿动静就大叫,会吓跑小偷,还起到了看家护院的作用。任张先生等邻居如何劝说,老王依旧我行我素。张先生为此给报社打来电话,问碰到这种在楼顶盖建筑物养宠物的事情,业主们该如何维权。记者为此咨询了新普京律师曹珊珊。「律师说法」本期点评专家:新普京 曹珊珊曹律师表示,对于所饲养的动物严重干扰他人正常生活的情况,动物饲养人是要负法律责任的,我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七十五条对此作出了明确的处罚规定:“饲养动物,干扰他人正常生活的,处警告;警告后不改正的,或者放任动物恐吓他人的,处二百元以上五百元以下罚款。”对于张先生来说,可以先与邻居协调,表达自己的诉求。如果协调无效,可以向居委会寻求帮助,由居委会出面进行协调处理。如果老王还是不肯解决狗叫扰民的问题,张先生还可以向110求助,请求公安机关介入处理此事,必要时也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曹律师说,随着人们生活条件的提高,宠物...
发布时间: 2019 - 05 - 11
点击次数: 0
「案情简介」女儿在外地工作,已经成家。父母想全款为女儿买房,又担心以女儿名义买房日后产生纠纷——想全款为女儿买房,又担心以女儿名义买房日后产生纠纷。省会的苏女士不知道该怎么办,遂向报社打来电话咨询。苏女士说,她和爱人都是地地道道的石家庄人,在这儿生活工作了几十年,拥有几套房产。她和爱人只有一个女儿。女儿国外留学归来后,只身去了杭州打拼,并在那儿结婚生子。虽然女儿工作不错,生活不成问题,但是要想在杭州买套房子,却是力不从心。苏女士退休后去女儿那儿生活了几个月,见女儿一家租住在逼仄的小二居室里,且租金不菲,就十分心疼女儿,想把在省会的一套房子卖掉,给女儿全款在杭州买一套房子。她与丈夫商量后,就把一套房子卖掉,筹款二百万元。因杭州对住房实行限购政策,苏女士夫妇没有购房资格,但又担心买房后登记在女儿名下日后产生不必要的纠纷。那么,像苏女士这种情况,全款为子女买房,如何避免日后房产被他人分割?针对此种情况,记者咨询了新普京律师任立坤。「律师说法」本期点评专家:新普京 任立坤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七条之规定,婚后由一方父母出资为子女购买的不动产,产权登记在出资人子女名下的,可按照婚姻法第十八条第(三)项的规定,视为只对自己子女一方的赠与,该不动产应认定为夫妻一方的个人财产。因此,在本案中,苏女士拟购买的房产属于其女儿个人财产,该财产也不因其女...
发布时间: 2019 - 05 - 10
点击次数: 0
「案情简介」年过七旬的李大妈去某门市部买东西,因门市部门口地面不平而摔了一跤,导致腿部骨折。李大妈的女儿要求门市部老板赔偿,结果该老板一句话就拒绝了。这是为什么呢?今年农历正月十四下午,李大妈想着儿女要回家,就去小区门口的门市部买了两袋汤圆,结果买完汤圆就悲剧了。门市部门口有几块铺路石不见了,路面坑坑洼洼的,李大妈一个不留神摔倒在地。她尝试着站起来,却发现腿疼得厉害,无法动弹。门市部老板赶紧拨打120电话,将其送到医院。经医院诊断,李大妈腿部骨折,需住院治疗。李大妈的女儿觉得母亲摔倒,是因门市部门口的路面不平,门市部老板应该对母亲的伤情负责。当她找到门市部老板时,该老板说门口不归他管,他没有义务赔偿。李大妈女儿指着他门口的一块“门前三包”的牌子说,难道“三包”不包括地面吗?该老板说,“门前三包” 指的是包环境卫生、包周围秩序、包绿化设备。至于路面平整与否,他管不着。母亲获赔无望,李大妈女儿觉得这事儿总得有人负责,遂向报社打来电话咨询:李大妈摔倒,门市部老板是否应该赔偿?记者为此咨询了新普京律师赵冲。「律师说法」本期点评专家:新普京 赵冲赵律师认为,根据《侵权责任法》第37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6条规定,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从事经营活动的主体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因此,李大...
发布时间: 2019 - 05 - 06
点击次数: 0
摘要:2018年以来,随着房地产政策调控延续,金融监管政策不断加强,房地产行业的变革渐渐拉开序幕。①目前,房地产行业已累积到相当大的规模,行业整合是大的趋势。在企业并购重组中,股权收购和资产收购是比较常见的两种模式,这两种模式下的税收规定差异明显,税收成本也大不相同。本文拟通过对两种收购模式的税收分析,探讨不同交易模式的利弊,以期帮助相关企业根据交易目标及收购业务实际,选择合适的并购模式,实现合理节税,减少交易成本。关键词:房地产;股权收购;资产收购;涉税处理股权收购与资产收购是房地产企业并购中常见的两种模式。所谓股权收购,是指一家企业购买另一家企业的股权,以实现对被收购企业控制的交易;资产收购,是指一家企业购买另一家企业实质经营性资产的交易。②这两种模式中受让企业支付对价的形式包括股权支付、非股权支付或两者的组合,且购往往属于重大涉税交易,不同并购模式的税收政策规定差异较大。一、增值税在股权收购中,营改增之前,根据《关于股权转让有关营业税问题的通知》(财税[2002]191号),股权转让不征收营业税;营改增之后,依据《营业税改征增值税试点实施办法》(财税〔2016〕36号)股权收购中股权转让行为不属于增值税的征收范围。因此,房地产企业并购中股权转让不征收增值税。在资产收购中,转让方将货物、固定资产等实质经营性资产转让给受让方,无论受让方以货币支付对价还是以非货币性资产支付对价,都...
微信公众号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桥西区石铜路11号新普京楼
邮箱:jihualawyer@vip.163.com
法律咨询:0311-85288005
招聘咨询:0311-68071262
传真:0311-85288018
邮编:050091
传真:+86 0755-2788 8009
Copyright ?2017 - 2022 新普京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